《鲁豫有约》叶永青特辑


叶永青,人称「叶帅」,是一位在中国艺坛运筹帷幄的大将,中国当代艺术院艺术总监,与张晓刚、王广义等人齐名。他以一管墨和一支细小的「眉笔」,涂鸦行走天涯,以「鸟」为独特标记,颠覆传统逻辑,把鸟变成调侃、戏谑的幽默素材,於文人情操与戏谑人生中穿梭自如,更在中国当代艺坛,博得一个乍听来奇怪,却又实至名归的「鸟人」称号。

鸟儿是叶永青2000年开始酝酿的观念艺术,他选择「慢速涂鸦」的逆向思维,将放大到已然失真的鸟,以极细致的笔触,一点一画描绘出制式却抽象的线条,刻意呈现出不经意的率性,活灵活现鸟的神韵。「涂鸦给人快速、简洁的印象,但如果我用很成熟的方式来描绘幼稚的东西;用很慢的过程去构造很快的意象。让人乍看误以为是孩子的画,但又猛然发现画中耐人寻味的内涵,这中间的过程是充满玩味的,甚至对我来说是在设个骗局、陷阱般,幽观赏者一默,上演一场无伤大雅的戏谑游戏。」 叶永青爱极了这迥异於传统思维的反差和荒诞性,近年来,题材由鸟儿扩及到日常人文与生活情节,甚至抽象的头脑风暴,无不可入画,叶永青说,「已经搞不清楚究竟是我在玩鸟,还是鸟在玩我。」

早在1986年叶永青和一群朋友发起《西南艺术群体》,投身於「新潮美术」运动,他至今仍难以忘怀那风起云涌的时代,曾拥有的真切热忱与人文主义理想。回避了上一代的伤痕艺术和乡土写实主义,叶永青似乎也绕开了当时在国际间引起高度关注的「政治波普」路线,高高举起「综合就是创造」的旗帜,以他的图象文字语意,迂回迈向一个创作的新纪元,这使他比同辈艺术家更早一步拥抱了观念艺术。1997年以後的叶永青,同时身兼艺文空间的创建者、策展人、艺评家、经纪人、城市规划参与者等等,在全球各地飞来飞去,「我的生活常常被我像候鸟般的迁徙於几个城市弄得居无定所和四分五裂。有时我会有一种幻觉:我在丝绸上罗致和堆砌的这些碎片式的图象和日常之物,举手一挥,便满地鸡毛飞扬而去,彷佛一切都不曾存在过。」

他把自己定位成文化的叛逆者,但出走世界之後,才发现自我渺小,真正开始省思「我是谁?」「这是一个前所未有,开放的时代,比起以往的每一代中国人,我们获得一种空前的视野。民族性让我们背负着太多的束缚,没有任何包袱的艺术家让我深受感动,他们能直率的表达想法,爆发力十足的能量让画作充满生命力。」走了多少路,看了多少风景,逐渐成熟的艺术思维,扭转叶永青的隐喻画风,转化为象徵符号的视觉艺术。他的创作,其实是思想的延伸,也是思绪滚动後留下的痕迹,似乎是过去的记忆却更像在行进的现实中集锦出的未来。然而,一个到处跑的人,脑袋永远是飞的,客观窘迫的时间和地点,屡屡配合不上创作需求的痛,叶永青终於以一支随身「眉笔」神奇的作了移转,这种历经挣扎後的超然层次,其实是种境界,使叶永青在每个地方都能进入作画状态,无罣无碍地将艺术回归到最简单纯粹的自我与时空。

大理手记是去年夏天叶永青回到云南的创作,缘起於大理居家和远足时的不期而遇,西双版纳秀丽出尘的风土民情,是他身心真实的家乡,像候鸟一般,他总会不知不觉的落脚在这山林与河谷之间。无意间他发现那西族人抄写「东巴经」的丽江传统手工纸,因喜爱这朴素优雅而散发高贵气质的庶民纸张,叶永青创作的灵感似乎特别温柔而知性,丰富而抒情。那些曾经的自然和仿佛都不曾存在过的一切,倏忽瞬间涌回,在他日记式的涂鸦系列里,可以看到诗歌般的浪漫豁达,以及文人浅浅的忧伤与悲悯。那是一种格局,一种叶永青面对世界与自己的方法,用着恰好的高度。

叶帅之所以是叶帅,因为他永远不会是一个时代潮流的追随者,他承续五千年文化的风骨,有一种吸天地灵气的本能,恰像鸟儿修成精,成了鸟人。是叶永青幽默的双关语,既是「鸟你个鸟」的粗口,也是天人合一「好大一个鸟」的象徵境界。然而,无论是鸟儿还是鸟人;是艺术还是生活;是人文还是象徵;是叛逆还是创新;是幽默还是戏谑,门外汉坐卧由他,非关鸟事。

——叶永青《非关鸟事》

《鲁豫有约》叶永青特辑

关注壹手设计:优酷视频 | 腾讯视频 | bilibili
一、iyeslogo.com 壹手设计(以下简称“本站”)所分享的相关设计、案例、资源,均来自设计师(团队、公司)公开发布的引用资源;
二、本站对其所发布内容的真实性、原创性不可考;相关内容的版权、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对引用的内容仅作分享、研究、学习之目的;
三、本站(及微信公众号)所发布内容的相关图文、像影及音频资料,均由本站搜集、整合、翻译、撰写,未经许可不得拷贝(含摘抄);
四、本站对任何不具名转载,盗用相关内容资料,出售、转卖相关图文影音资料,私自翻印集结等违法行为,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五、微信公众平台(公众号)转载,请在壹手设计微信号(ID:iyeslogood)内回复“转载”,即可查看转载相关说明细节;
六、专注设计纷享生活 | 品牌设计智慧圈子 | 创意智慧传播品牌,设计之眼洞察世界

有什么想法?不妨说说看